正在阅读:外围电子数 - 学大教育第三次被出售 紫光与学大选择分手外围电子数 - 学大教育第三次被出售 紫光与学大选择分手

 2020-01-11 16:46:51   来源:互联网 

外围电子数 - 学大教育第三次被出售 紫光与学大选择分手

外围电子数,学大教育第三次被出售 “紫光”“学大”选择分手

9月15日,A股上市公司紫光学大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天山铝业100%股权,作价236亿元,同时将处置学大教育和学大信息等资产。这是学大教育借壳回归A股后第三次被出售。

在2015年的中概股回A潮中,学大教育接受私有化要约,从纳斯达克退市。当时学大不会料到,三年后会落得屡被出售的处境。学大教育主要从事K12个性化1对1辅导,一度与新东方、好未来齐名,短短三年被远远甩开,今后将何去何从?记者就学大教育资产转让及后续发展问题致电紫光学大,对方回应称最终结果以公告为准。一位接近学大教育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紫光学大与学大教育分手是一种必然,今后学大教育只能另谋出路。

两年内三次被出售回A选择成败笔

10月11日上午,紫光学大举行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紫光学大董事长乔志城在会上提及学大教育回A时的境况。

2016年6月,银润投资以现金方式完成对学大教育和学大信息100%股权的收购,主营业务变更为教育培训服务。一个月后,银润投资更名为“紫光学大”。

由于当时银润营收规模尚小,外界将这笔收购形容为“蛇吞象”。为了完成这一收购,银润向控股股东西藏紫光卓远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借款23.5亿元。

银润原打算向包含学大管理层在内的特定投资者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集资金,“一方面用于归还股东,另一方面学大管理层可以拿到部分股权,实现与上市公司的捆绑。”一位已离职的紫光学大的高管表示。

但随着2016年12月一纸公告发布,紫光学大宣布终止55亿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计划随之流产。“受到当时市场、政策等因素影响,非公开发行方案并未顺利完成。”10月11日的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上,紫光学大董事长乔志城解释说。

从此,紫光学大背上了极高的资产负债率,也背上了较大的利息偿还压力。“利润用来还利息,企业的发展就没资金了。无法定增,回A就失去了意义。”该学大离职高管说。

坏消息接踵而至。先是在2017年,由于连续两年亏损,紫光学大被戴帽成“*ST紫学”;接着,收购完成后不足一年的2017年5月,学大资产遭遇首次被出售,又在不足一月后取消被出售;2018年1月,紫光学大又发布公告,以现金方式出售公司所持 Xueda Education Group 及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然而又因为市场、政策等因素而终止出售。

“紫光学大承担较高利息费用,对上市公司业绩产生一定拖累。”乔志城在媒体说明会上反复强调出让学大资产的原因。

人才流失严重 业务发展错过黄金期

回A后股票增发无法实现,学大教育陷入尴尬处境。“由于事先谈好的股权激励方案都无法落地,这两年大量学大教育的高管离职。”总监、副总裁级别的走掉的有七八十个。一位接近紫光学大的内部人士透露,为了保壳就要保利润、省成本。但对主打一对一培训的学大来讲,“最大的成本是师资、员工,要节省这部分成本就留不住人才。”

“新项目的开发投入受到影响,业务无法拓展。”上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负债和业绩压力也直接影响到了学大教育的业务发展。“任何一个教育机构,肯定是以内容资产为主,在教研、内容上开发出高品质的东西才能占据高地。”

2014年,学大教育上线“e学大”平台,将互联网技术结合线下辅导,帮助学生诊断和答疑。但据该内部人士透露,实际上这个平台并未完全做好,“没有更多投入,虎头蛇尾。”除此之外,近几年新东方、学而思等大型机构大量通过投资来扩展业务版图,“而学大没有钱去投,慢慢就被挤出去了。”学大教育就这么错失了发展机遇。

9月22日,安信证券发布的一份分析师报告称,学大教育曾经与新东方、好未来并称教育三巨头。但从目前业绩看,前两者稳占头把交椅,学大教育被远远甩开。

“这两年做培训、做国际教育是黄金时间,但学大完全荒废掉了。回A是比较大的败笔。”一位接近学大创始人金鑫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金鑫来说,错失最黄金的两年,内心很不甘,“这是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分手是必然 学大教育何去何从

在9月14日紫光学大发布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中,公布了对学大教育等资产的处置方案:“根据各相关方签署的《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和《债务清偿框架协议》,如本次重组成功交割,则紫光学大将其持有的学大信息及学大教育100%股权转让给安特教育,并以安特教育向紫光学大支付的股权转让对价款清偿紫光卓远借款及学成世纪借款。”公开资料显示,安特教育为由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实际控制的公司。

上述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既然无法完成定增,那双方只能分手。”记者就学大教育被转让及后续发展问题致电紫光学大,对方表示目前重组进展顺利,后续结果以公司最终公告为准。

关于转让价格,紫光学大方面称仍未确定,最终以公告为准。“证券市场处于不太良好的状态,证监会能不能批还不确定。”该分析人士说。9月27日,深交所向紫光学大下发问询函,质疑其拟置入资产天山铝业盈利能力难以实现业绩承诺。

“由于国内资产重组审批时间较长,目前来看就算本次重组成功,也要到明年上半年才能完成。此后学大可能会再谋求另外的上市,但无论在哪一地上市,学大都已错失了最好时机。”该接近学大教育人士表示。也有业内人士分析,除此之外,学大还有一种可能性,即重组无数次失败,“最后的结局是金鑫带着团队离开。”

■ 历程回顾

(梳理自公开资料)

2010年11月

学大教育宣布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XUE。

2015年7月

学大教育宣布与紫光集团支持的银润投资公司达成协议,以约3.5亿美元(约23亿元)的价格对学大进行私有化。

2016年7月

银润投资公告通过自筹资金方式完成对学大教育100%股权的收购,同时公司更名为“紫光学大”。

2016年12月

紫光学大宣布终止55亿元的定增计划。

2017年4月

由于连续两年亏损,紫光学大被戴帽成“*ST紫学”。

2017年5月

紫光学大拟出售公司所持Xueda Education Group 、及北京学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部股权,然而由于市场环境、政策等原因而取消。

2018年1月

紫光学大发布公告,拟以现金方式出售公司所持学大教育、学大信息全部股权,但随后再次终止。

2018年9月

紫光学大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学大资产第三次拟被出售,计划转让给安特教育,结果待定。

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威尼斯国际网站

为您推荐

栏目热门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